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看点观点

专家:廊坊是京津冀一体化最大受益者

厦门在线来源:中国新闻网 2015-10-08 11:28:07

  最大受益者廊坊在等待
河北廊坊,距北京市区仅40公里,堪比一个远郊区县的位置。凭借其独特的区位优势,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国家战略布局中,廊坊被确定为京津冀中部核心功能区的重要城市,用以疏解首都城市功能,承接外迁企业,有专家称,廊坊将是京津冀一体化中的“最大受益者”。
廊坊到底会迎来怎样的利好?跨越京冀的北京新机场或许是廊坊得到的“第一块蛋糕”,未来临空经济区的规划更值得期待。此外,廊坊管辖的固安县、永清县、广阳区多个开发区都已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北京企业。本期“十城记”报道,我们关注河北廊坊,看看京冀协作在这里结出哪些果实,又有哪些愿景值得期待。
新机场建在家门口,他在等

  北京新机场跨越大兴、廊坊,在拆迁补偿方面,两地存在明显差异,最根本原因还是两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距。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下,新机场将廊坊和北京紧密联系在一起,也成为缩小两地经济差距的重要契机。
9月10日下午,廊坊市广阳区田古营村的街头格外热闹,老少爷们儿纷纷走出家门,三五成群聚在街头,全村200多人都在热议同一个话题——北京新机场的拆迁补偿方案。
这一天是新机场拆迁办来测量宅基地面积的日子,村民将按照官方测量的数据得到相应的拆迁补偿,最终测量数据会被公示在村委会的墙头。
按照区里公布的补偿政策,回迁房按人均55平米予以安置,宅基地地上空地分等级给予每平米200元到1400元不等的货币补偿,房屋则依据新旧程度,每平米给予1150元到1550元不等的货币补偿。
除了这些补偿,符合条件的村民可以一次性得到就业补偿3万元,搬家补偿费1万元,以及每月550元、共计两年的临时安家费。
村民田家仁盘算了一番,自家5口人、610平米宅基地,获得3套115平米的回迁房后,还能拿到50万元的现金补偿。这与他的心理预期有些差距,“光装修就得用掉一半以上”。
田家仁的二姐嫁到隔壁南各庄村,属于大兴区榆垡镇,此次亦属拆迁对象,同样是600多平米的房子,拆迁补偿却比田家仁高出不少,这也让他觉得有些落差。
贾亦是廊坊市政府的一名处级干部,曾在最早搬迁的毕各庄、团城、团城辛庄等地指导拆迁工作。他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,目前村民获得的补偿绝大部分来自国家财政,“国家给北京、河北两地的补偿标准本来就是不一样的。”他说,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批复,无论是宅基地还是口粮田,北京按照50万元一亩地给予补偿,而廊坊按照30万元一亩给予补偿。
“北京、廊坊拆迁补偿存在差异,最根本原因还是两地经济存在差距。”贾亦认为,正是由于北京经济发展迅速,廊坊发展滞后,虽然仅仅是一墙之隔甚至一条红线之隔,百姓生活、土地价格却有很大差别。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下,新机场将廊坊和北京紧密联系在一起,未来也会成为缩短两地经济差距的重要契机。
而在田家仁看来,纵然拆迁补偿问题让他心里有些不舒坦,但是新机场能建在自家门口还是很高兴,最起码妻子和女儿今后有可能不用再离家去北京上班了。
田家仁的妻子在大兴黄村附近的酒店工作,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国贸上班当了白领。妻子单位提供宿舍,女儿自己租房住。虽然妻子工作的黄村离家只有35公里,但乘公交车要三个多小时,平时半个月回家一次。女儿在国贸住更远,忙起来一两个月也回不了一次家。村里在北京打工的人不少,能常回家的却不多。
田家仁听村里的干部说,新机场周边可能会布局保税区、企业总部、高端制造业、酒店等一系列高端产业。新机场及临空经济区建成后,将带动数十万人就业,围绕新机场就是一个中型航空城。
“以后北京人都得来我们廊坊工作,跟北京城比,我们这里也不差。”田家仁一直期望妻女能在自己身边,新机场来了,这份期待更加强烈。
据悉,新机场4成占地在河北,仅廊坊市广阳区就拆迁10个村,供地约2.6万亩。廊坊市政府一名相关负责人向京华时报记者透露,目前,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初稿已经出炉,由国家发改委上报至国务院。目前,廊坊市广阳区、安次区、永清县、固安县的地块已提前预留。
不过,在国家层面的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出台之前,廊坊市想围绕临空经济区做其他产业规划还无从下手。到底临空经济区里哪些产业能落在廊坊,何时能见成效,目前都无法确定,廊坊还得等一等。
北京企业外迁永清,他在等
需要等待的不只是新机场的建设规划,今年刚刚从北京搬迁至永清的服装加工企业主陈丙柳也在等,等待京台高速通车,等待永清物流园区尽快建成,等待廊坊与北京市西城区对接的文化创意、金融及商贸等一系列产业能落地。
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战略推出后,陈丙柳的服装厂是首个在廊坊永清经济开发区投产的北京企业。其实,早在2010年,作为浙商的陈丙柳就在浙江商会的带领下,找地建厂房准备迁出北京,京津冀协同发展只是让他外迁的步子迈得更快了。
陈丙柳说做生意要“敢”,就像他敢做第一个从北京迁往永清的服装企业一样,12年前,他也是第一个从北京的丰台“外迁”到南六环外的大兴青云店。而在上世纪90年代,当身边的小伙伴还甘愿做“夫妻裁缝小作坊”时,他就敢租下2000平米的院子,雇人做起服装加工厂。
“我看的是将来。”2010年之前,陈丙柳就注意到,北京有将低端制造业外迁的趋势。京津冀一体化的战略提出后,这个思路更加明确,而河北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。
陈丙柳不禁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暗喜。2010年,陈丙柳从永清拿地时一亩地仅十几万元,而今一亩地已经涨至四五十万元,5年时间,陈丙柳的50亩地已经坐地升值1500万元。
其实,最早提出外迁时,浙江商会还曾带领他们到北京房山、河北涿州考察。房山地理位置最优越,但地块面积供给不足,“感觉施展不开”。在涿州和永清的比较中,陈丙柳认为,永清在交通、后期规划以及物流建设方面更胜一筹。
“我们的服装要依赖空运、铁路、汽车等各种交通方式,物流建设最为重要。”陈丙柳分析,永清距离北京新机场只有15公里,走空运比在北京还方便。永清设置高铁站,铁路运输条件也具备。最让他期待的还是京台高速的建设,陈丙柳的工厂距离京台高速永清入口不足2公里,上高速路后一路行驶50公里即可抵达北京南五环附近,出南五环后,可沿着蒲黄榆快速路继续北上直达南三环,从永清到北京城中心仅需1小时。
“在永清,既能够依托北京这个2000多万人口的大市场,又能够面向全国。”陈丙柳以及浙江商会的带头人都觉得“永清是个好地方”,除了陈丙柳,还有不少服装企业主也在永清购置了地块。
去年,京津冀一体化的战略提出后,陈丙柳加快永清工厂的建设步伐,今年7月厂房建成正式投产。其他不少企业主也行动了起来,“去年只有我一家在建厂,今年已经有五六十家开建了。”
9月12日,京华时报记者来到距离老县城5公里的永清经济开发区。与一年前比,开发区在建工程多了不少。不过,整个开发区仍旧只有一条南北向的主路恒山路,几乎所有建筑均分布在这条南北主干道的两侧。
主干道北部区域有两个地方引人瞩目,一处是路东侧的永清台湾工业新城,另一处是西侧的北京亦庄·永清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筹备工作组所在地。据了解,永清所有的规划用地几乎都围绕这两个经济区布局。不过,布局才刚刚开始,等待着的是大片大片的荒地。
“现在的永清经济开发区看起来更像一个大工地,还谈不上生产、贸易的问题。”陈丙柳说,目前整个开发区只有他一家在生产,最近工厂对面又搬来一家服装厂,不过投产并不顺利,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,令他们头疼不已。
“看见我们院里的那两个大炮筒了吗?”陈丙柳指着厂里两个十余米长的罐体说,“这是临时供燃气的,我们这里所有的电、水、通信都是临时的,城市基础设施几乎为零。”
陈丙柳说,目前永清没有物流区,厂区生产的所有服装都要先用汽车运回北京,再从北京向全国各地发货,物流成本比在北京时反而增加不少。
陈丙柳在等,等待京台高速通车,等待永清物流园区尽快建成,等待廊坊与北京市西城区对接的文化创意、金融产业以及商贸中心等一系列产业能落地。
据了解,去年,廊坊与西城签订合作框架协议,将来要在永清共同打造现代化物流园区、专业批发市场和商贸中心,在金融产业、文化创意领域开展合作。记者从相关人士处了解到,有关文化、金融、商贸、物流等方面的规划用地就分布在恒山路的东北侧,不过,目前还只是一片荒地。
去年,永清还与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“联姻”,要建设北京亦庄·永清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。据了解,目前,已有5家北京企业签约入驻开发区,建设工作已启动,但正式启用恐怕还需一两年时间。
据永清台湾工业新城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,大红门、动物园的一批商户已签约准备入驻商贸中心,不过等市场起来恐怕至少需要3年时间。文化创意、金融产业等方面的发展恐怕等待的时间更长。
如何承接京企外迁,他们在等
据介绍,在对接北京外迁企业方面,永清、固安两个县进展较快,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、广阳区经济开发区与北京企业的对接实质进展较少。
无论是临空经济区还是永清经济开发区,记者得到的信息都包含一个“等”字。廊坊市政府一名相关负责人告诉京华时报记者,这种状态并不难理解,从一项国家工程或者国家战略的提出,到真正见成效,等个三五年时间很正常,甚至会更长。
有关临空经济区的国家规划尚未出台,廊坊部分到底如何布局,目前尚无从下手。那么,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已经出台,廊坊如何定位发展?京华时报采访廊坊市政府,对方给出的回复是“先低头做事,宣传的事先不提”。相关人士表示,河北省可能还要根据京津冀协同发展纲要进一步做省内规划,所以廊坊还不好明确给自己定位。
“但是不管廊坊如何给自己定位,疏解北京城市功能,承接北京产业转移的任务已经提出来了。”贾亦说,廊坊肯定要抓住这个机会,积极对接北京企业,但是从一年多来的成效看,永清、固安两个县的进展算是快的,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、廊坊广阳区经济开发区与北京企业的对接实质进展少。主要是永清和固安这两个县近邻新机场,而且各自与京台、京开高速相接,交通便利。同时,两个区域尚有可开发的储备土地,有足够的空间承接北京企业。
京华时报记者了解到,固安产业城在今年9月9日刚刚引入一家新材料企业,另外,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也新投产一家企业,固安产业城的相关人士透露,“目前合作势头还算不错。”
不过,京华时报记者从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室得到的消息,由于开发区坐落在廊坊市区,而且是有着近20年发展史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,项目接近饱和,受制于土地面积限制,能承接的北京企业有限,从去年到现在,还没有新增加的北京企业。
而广阳区经济开发区作为后起之秀,目前引入企业不多,而且都是与新材料、环保节能有关的高附加值企业。虽然开发区还有空余土地,但由于地理位置优越、土地稀缺,“我们现在是宁愿空着,也不想引入不理想的企业。”开发区一位负责人这样说。那怎样才算是理想的企业呢?他给的回答是:新材料、新能源、生物科学、信息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。
对于广阳区经济开发区的这一想法,北京某经济开发区的负责人却觉得有些无奈,目前,北京率先外迁的企业肯定以普通制造业为主,但是这些低端产业廊坊也不想要。高新技术产业无论在廊坊还是北京都是受欢迎的产业,即便有高新技术企业需要扩大产业规模,但他们可能会优先考虑北京郊区,在无法承受郊区地价或者找不到合适的经济区时才会想到外迁。“目前,不属于北京限产目录中的企业,且没有扩大生产规模的,开发区没有权利强制要求企业搬迁。”
文中田家仁、贾亦系化名
□声音
廊坊招商已经不再“装进篮子便是菜”
中国社科院研究员、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认为,在京津冀一体化战略提出之前,廊坊凭借其区位优势已经招揽到很多北京企业,而且跟天津企业也有联系,也就是说,廊坊已经过了“装进篮子便是菜”的初期招商引资阶段,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下,廊坊发展进入新阶段,对于引入企业有高要求,这是必然的。
从近期看,北京要做的就是进行功能疏解,目前已经出台多轮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,对于环境影响大的高污染企业就地淘汰,同时外迁中低端以及高耗能的产业,新材料、生物科技等高新技术产业符合北京定位因此可以不搬迁。
陈耀认为,廊坊要做的就是要研究北京限产的企业目录,根据自己的区位特点寻找合适的企业。目前,廊坊跟北京的对接中出现一些不畅,有多方面原因,比如信息不畅,当地开发区没有对北京外迁企业应做到全面把握。另外,在吸引企业的过程中,给予的土地、人员安置以及税收等各方面的优惠政策不足。当然,也可能是对落地企业期望过高造成,毕竟在吸引高新技术产业方面,北京更有竞争优势。
目前,新机场以及其他基础设施建设尚未落地,廊坊市是否可以再等等?陈耀认为,按照规划要求,2017年之前,京津冀协同发展在交通、生态、产业方面要有明显成效,北京进行功能疏解、产业转移的任务重、时间紧,廊坊应该抓住这个机会。他说,产业的转移具有周期性,之前国内外产业区域转移中都有这个特点。过了集中转移的周期,廊坊就错过了吸引企业落地的机会。很多企业对于地理位置的要求不是很高,如果其他区域优惠政策明显,企业就会选择其他区域,廊坊就失去承接的可能。新机场、高铁、高速路的建设是有预先规划的,未来状况可以预见,因此,在现有优惠条件激励下,企业会提前做出决策,不需要也不能等,对于承接北京外迁企业的廊坊也是如此。
京华时报记者黄海蕾
□协同发展看廊坊
◎广阳区经济开发区
作为后起之秀,目前引入的北京企业不多,而且都是与新材料、环保节能有关的高附加值企业。因地理位置优越、土地稀缺,目标定位较高。
◎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
位于廊坊市区,是有着近20年发展史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,项目接近饱和,受制于土地面积限制,能承接的北京企业有限,从去年到现在,还没有新增加北京企业。
◎北京新机场
北京新机场位于大兴区礼贤镇、榆垡镇与廊坊市广阳区交界处,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批复,新机场工程将按2025年旅客吞吐量7200万人次、货邮吞吐量200万吨、飞机起降量62万架次的目标设计,建设工期为5年。新机场建成后或成为仅次于首都机场的国内第二大机场。
◎固安
邻近北京新机场,与京开高速相接,交通便利,有足够空间承接北京企业。固安产业城今年9月刚刚引入一家新材料企业。
◎永清
邻近北京新机场,与建设中的京台高速相接,交通便利,有足够空间承接北京企业。去年,廊坊与西城区签订合作框架协议,将在永清共同打造现代化物流园区、专业批发市场和商贸中心,在金融产业、文化创意领域开展合作。永清还与亦庄经济开发区“联姻”,要建设北京亦庄·永清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。 

无线客户端下载关注我们

详情请关注: